當前位置:首頁>>新聞中心>>媒體合作

醫院如何成為放心托付生命的地方?
發布日期:2022-08-22

  隨著公立醫院吹響“高質量發展”號角,實現“價值醫療”持續引發醫學界的關注與熱議

  我國公立醫院已吹響“高質量發展”的號角,諸多標桿案例與眾多醫改實踐預示著新醫療服務正在展開。

  在此過程中,一個問題被不斷叩擊著:未來醫療服務的走向到底是什么。

  具體而言,醫院應該是一個怎樣的地方?什么是最具性價比的醫療?如何用較少成本得到最佳醫療效果?如何以患者為中心開展醫療服務?

  在日前舉行的2022醫學界價值醫療大會上,以“價值醫療”為核心的議題,在醫學界人士中引發熱議。

  “不論是臨床價值,還是經濟價值、社會價值,無一不在回應著對‘人’的關注。”

  中國科學院院士、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葛均波教授在會上分享了自己的看法:醫院,理應是讓人放心托付生命的地方;而“價值醫療”的初衷與目標就是以患者為中心,“讓每一個患者有尊嚴地回歸家庭、回歸社會、回歸生活”。

  “價值醫療”不僅僅是“控制費用”

  談及“價值醫療”,醫學界不少專家打開了“話匣子”。

  一名專家提了這樣一個觀察視角:平日里,醫務人員看似都很忙,但人們的健康水平是否有質的改變;具體到對疾病的診療,心腦血管疾病的拐點到了嗎;腫瘤發病率下降了嗎……一連串發問提示著微觀與宏觀層面的切換視角,更掀開一個本質問題:我們到底要追求怎樣的醫療?

  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終身教授馮曉源直言,“價值醫療”是全球健康衛生事業發展到一定地步會重點審視的命題。

  “簡言之,各方都希望追求‘最好的醫療’,也都希望花最少的錢,但世上沒有免費午餐,我們只能取平衡點。‘價值醫療’的提出,正逢我國的健康衛生事業發展到一定地步,不再單純追求結果或只追求‘便宜’,而是希望能找到一個新平衡點。”

  那么,如何理解這個新平衡點?

  “談‘價值醫療’,絕不僅是‘控制費用’。”

  上海市衛健委主任鄔驚雷直陳,“價值醫療”的內涵絕不僅僅是從控制費用的角度來看診療方法、藥物、器械的作用,而應包含臨床價值、經濟價值、社會價值三個維度。

  比如,從臨床價值看治療方案、藥物、器械的價值,就不是簡單從當時當下的費用角度去評價,而應看最終的效果,比如患者整體的生存年限、生命質量等。除了臨床價值,“價值醫療”也牽引出對醫療服務的經濟價值、社會價值的綜合考量。

  比如,構筑全民醫保,需要從經濟價值考慮醫療價值;而對罕見病的早篩手段、藥物可及配置等就需要從社會價值出發。

  “談‘價值醫療’,對今日中國醫療服務的體系尤為重要。尤其是經歷過新冠疫情防控后,更提示我們不僅僅要從當下的臨床效果評斷醫療服務,還應從更大的、整體的公共衛生層面來評估醫療服務的價值與方向。”鄔驚雷稱。

  隨著“價值醫療”日漸為行業關注,一些創新實踐與努力被看見、被推崇。

  中國醫學科學院阜外醫院劉力生教授90多歲仍忙碌在臨床一線,她在我國率先開展了大規模標準性前瞻研究,為我國的高血壓研究和臨床作出重要貢獻。

  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天壇醫院王擁軍教授主導的CHANCE研究去年在《新英格蘭醫學雜志》發表,改寫了全球相關指南,樹立全球腦血管病精準醫學里程碑。

  由中山醫院葛均波院士領銜的胸痛中心建設,在全國已建有近5000家胸痛中心,每年拯救數十萬人的生命。

  葛均波直言,以“價值醫療”為中心,將推動醫療體系從規模驅動轉向價值驅動。

  構建新醫療服務體系,方法總比困難多

  眼下,中國醫改已邁入深水區,有待持續改革推進的領域基本都是“硬骨頭”,牽一發而動全身。

  那么,“價值醫療”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

  中國衛生信息學會健康醫療大數據基層應用專業委員會主委許速認為,實現“價值醫療”是三醫聯動改革的需要,是醫保支付方式改革的需要,更是公立醫院高質量發展的需要。

  以醫保支付方式改革為例,過去是“按項目支付”,如今逐步切換到按病種支付,這一改革無疑是促進公立醫院“價值醫療”實現——因為,以項目支付為導向,有意無意間會追求更大的規模,但按病種支付,收入有了標準的、碰到了“天花板”,就要考慮追求、思考如何更有效率。

  “中國的‘價值醫療’在路上,新的方法、路徑、管理工具等都在不斷涌現。”許速表示。

  上海市兒童醫院院長于廣軍說,用“價值醫療”來指導醫院建設,已聚攏越來越多的共識。

  但在此過程中,還要建立起行業標桿、相關信息系統等,起到真正的科學評估與引導作用。

  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仁濟醫院黨委書記鄭軍華談到一點:隨著我們的醫療在往“價值醫療”這條路上挺進,遇到的困難也日益增多。

  比如,在常態化疫情防控中,醫院如何更好迎接運行方面的挑戰;再如,在高質量發展的過程中,對臨床研究與創新的推進、對人才的追逐等,都敦促著大型公立醫院深度思考,以改革促發展。

  身處基層,彭浦新村街道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主任彭德榮也有困惑。“對基層來說,‘價值醫療’究竟如何才能實現?

  比如說,家庭醫生的定位是‘居民健康守門人’,但不少居民目前還缺乏這方面的意識,大部分人還是‘重治療、輕預防’。”

  彭德榮稱,在推進分級診療服務中,整個醫療服務在整合方面更待進一步優化,未來應在服務鏈上將“價值醫療”做得更好。

  正如不少專家所建言的那樣,圍繞“價值醫療”展開思考與實踐,構建新醫療服務體系,“這條路不好走,但要相信,方法總比困難多。”

 。▉碓矗何膮R報 記者:唐聞佳)

版權聲明 | 網站簡介 | 網站律師 | 網站導航 | 廣告刊例 | 聯系方式 | Site Map
東方網(eastday.com)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337p日本欧美大胆色嘟嘟